敘事作品結構分析導論

¥0.33

購買
語音 收藏 糾錯 引文

章節信息 目錄
作       者:
所屬圖書: 《敘述學研究》

出版日期:1989-05

字      數: 24787

所屬分類:
 關 鍵 詞:
換膚
字號
×

“后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嗎?

當前顯示為試讀部分,購買后可閱讀全文×

敘事作品結構分析導論

羅蘭·巴特

張寅德 譯

世界上敘事作品之多,不計其數;種類浩繁,題材各異。對人類來說,似乎任何材料都適宜于敘事:敘事承載物可以是口頭或書面的有聲語言、是固定的或活動的畫面、是手勢,以及所有這些材料的有機混合;敘事遍布于神話、傳說、寓言、民間故事、小說、史詩、歷史、悲劇、正劇、喜劇、啞劇、繪畫(請想一想卡帕齊奧的《圣于絮爾》那幅畫)、彩繪玻璃窗、電影、連環畫、社會雜聞、會話。而且,以這些幾乎無限的形式出現的敘事遍存于一切時代、一切地方、一切社會。敘事是與人類歷史本身共同產生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也從來不曾存在過沒有敘事的民族;所有階級、所有人類集團,都有自己的敘事作品,而且這些敘事作品經常為具有不同的,乃至對立的文化素養的人[1]所共同享受。所以,敘事作品不分高尚和低劣文學,它超越國度、超越歷史、超越文化,猶如生命那樣永存著。

難道因為敘事具有這樣的普遍性我們就應該斷言它是毫無意義的嗎?難道敘事已經普遍到我們除了象文學史研究有時所做的那樣,對敘事的某些極其特殊的種類作有限地描寫以外,就沒有什么東西可說了嗎?可是即便就是這些種類,我們又應該如何把握它們,如何建立區分它們、識別它們的法則呢?不參照一個共同的模式,怎么能夠區分長篇小說與短篇小說、民間故事與神話、正劇與悲?。ㄈ藗內绱俗隽饲О俅危┠??這一共同模式存在于一切言語的最具體、最歷史的敘述形式里。因此,不是托詞敘事是一個普遍現象,因而放棄雄心對之閉口不談,而是(自亞里斯多德起)定期地關心敘述形式,這是合乎情理的。敘述的形式,新生的結構主義將其作為自己的首要課題之一,這也是正常的。結構主義不正是通過成功地描寫“語言”——言語來自語言,我們又能借語言再生言語——來駕馭無限的言語的嗎?面對無限的敘事作品以及人們能夠討論敘事作品的眾多的觀點(歷史的、心理學的、社會學的、人種學的以及美學的等等),分析家幾乎身臨與索緒爾同樣的情景,因為索緒爾在紛繁的語言現象面前,試圖從表面雜亂無章的信息中找出一條分類原則和一個描寫焦點。僅現階段而言,俄羅斯形式主義派,普羅普、列維—斯特勞斯教我們掌握了以下二難推理:或者敘事作品只不過是一堆事件的絮叨,要研究敘事作品只有信賴敘述人(作者)的藝術、才能或天資——所有偶然性的神話的形式[2]——,或者敘事作品與其他敘事作品擁有一個可資分析的共同結構,不管陳述這一結構需要有多大耐心。因為在最復雜的胡編和最簡單的組合之間存在著一道鴻溝。如果不參照一個具有單位和規則的潛在系統,誰也不能夠組織成(生產出)一部敘事作品。

那末到何處去尋找敘事作品的結構呢?當然到敘事作品中去找。是所有敘事作品嗎?許多評論家雖然接受敘述結構這一概念,卻并不同意使文學分析擺脫實驗科學的模式,他們固執地要求人們在敘述方面使用一種純粹的歸納性的方法,要求人們首先研究某種體裁、某一時期、某一社會的所有敘事作品,然后才逐步擬訂一個總的模式。這一出于良知的看法是一種空想。語言學本身雖然只需要研究大約三千種語言,卻還無法做到這一點。它明智地改用演繹法,然而就是從那天起,語言學才真正形成,并且以巨大的步伐向前邁進,甚至于能夠預見以前未曾發現的事實[3]。而敘述的分析面臨著數以百萬計的敘事作品,還更有什么可言呢?敘述的分析注定要采用演繹的方法;它不得不首先假設一個描寫模式(美國語言學家稱之為“理論”),然后從這一模式出發,逐漸潛降到與之既有聯系又有差距的各種類型:由此具備了統一的描寫工具的敘述分析只有在這些聯系和差距中才能發現敘事作品的多樣性及其歷史、地理和文化的不同性[4]。

因此為了對無窮無盡的敘事作品進行描寫和分類,必須要有一種“理論”(就我們剛才所講的實用意義來說),當務之急就是去尋找,去創建。如果我們在入手時就遵循一個提供給我們首批術語和原理的模式,就會使這一理論的建立工作得到許多方便。按照研究的現狀把語言學本身作為敘事作品結構分析的基本模式似乎是適宜的[5]。

一、敘事作品的語言

1.超越句子

眾所周知,語言學研究以句子為限。語言學家認為這是它有權過問的最終單位;事實上,句子是一個序次而不是一個系列,不能與構成句子的詞的總和混為一談,它由此形成一個獨立的單位;語句不同,語句不是別的,它正是構成語句的句子系列。所以從語言學的觀點來看,話語中的任何因素都可以在句子里找到。馬丁內指出:“句子是能夠全面而完整地反映話語的最小切分成分?!?sup>[6]因此語言學的研究對象不能超越句子,因為句子范圍之外,只不過是另外一些句子而已。植物學家在描寫了花朵以后,不可能去描寫花束。

不過顯而易見,話語本身,(作為句子總體)是有組織的,而且話語經過這樣組織顯出是高于語言學家語言[7]的另一種語言的信息。話語有自己的單位、規則和“語法”。話語雖然完全是由句子組成的,但是由于超越句子范圍,所以自然應該是一種第二語言學的研究對象。這種話語語言學在長時期中曾經有過一個光榮的名稱,叫修辭學。但是由于復雜的歷史原因,修辭學走到了美文學一邊,而美文學又與語言研究分道揚鑣,所以最近又需要重新審視這一問題。新的話語語言學雖然還不發達,但是畢竟是語言學家們自己提出來的[8]。這一事實并不是無足輕重的。話語雖然構成一個獨立的研究對象,但是其研究必須從語言學出發。如果必須先向一個任務巨大、材料無限的分析提供一個工作設想的話,那么,最為理智的做法是假設句子和話語之間具有對等關系,因為同一個形式組織似乎支配著所有符號學體系,不管其內容如何之多,其規模如何之大。話語可能是一個大“句子”(其單位并不一定非是句子),正如句子就某些特性來說是一個小的“話語”。這一假設與目前人類學的某些主張是完全一致的。雅各布森和列維-斯特勞斯曾經指出,人類可以用其創造第二系統、即“減速系統”(用于制造其他工具的工具、言語的雙重分節、導致家族分室的亂倫禁忌)的能力來給自己下定義。蘇聯語言學家伊凡諾夫也認為,學會自然語言以后才能學會人工語言。對于人類來說,重要的是能夠使用多種意義系統,所以自然語言就有助于制造人工語言。因此假設句子和話語之間具有一種“第二”關系,——為了尊重對應的純形式的特性,我們將稱之為對等關系,——是合乎情理的。

目錄
感謝您的試讀,閱讀全文需要 購買 章節

引文

×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
張寅德.敘述學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
復制
MLA 格式引文
復制
APA 格式引文
復制
×
錯誤反饋
請支付
×
提示:您即將購買的是電子書,不是紙書,只能在線閱讀,不能下載?。?!

當前賬戶可用余額

余額不足,請先充值或選擇其他支付方式

請選擇感興趣的分類
選好了,開始瀏覽
×
推薦購買
×
手機注冊 郵箱注冊

已有賬號,返回登錄

×
賬號登錄 一鍵登錄

沒有賬號,快速注冊

×
手機找回 郵箱找回

返回登錄

曰批视频免费40分钟试看,脱胱了曰批30分钟免费APP,我把护士日出水了视频90分钟